当前位置:

印度关税,坑了Tata和连云港神舟?

作者:光伏协会    浏览:3    发布时间:2021-3-13 10:12:17

2020年,印度财政部突然宣布将从中国和越南采购的光伏电池组件关税保障截止日从2020年7月29日延长至2021年7月31日。《全球光伏》了解到,该政策变更涉及到了Tata电力和连云港神舟新能源的一个组件采购项目。

Tata的算盘

塔塔电力公司在2019年与Tata可再生能源TPREL签署了一份PPA协议,以0.039美元(约合2.83卢比)的电价提供150兆瓦光伏电站产生的电力。Tata可再生能源于2020年1月1日向塔塔电力提交了总额为3亿卢比(约409万美元)的履约银行担保。根据PPA,计划的商业运营日期为2021年7月3日。

Tata可再生能源随后向中国的连云港神州新能源公司采购了太阳能光伏组件。由于旧的光伏电池组件关税保障(SGD:Safe Guard Duty)通知规定实施SGD的最后日期是2020年7月29日,因此Tata可再生能源计划在2020年7月之后采购太阳能光伏组件,届时印度SGD将不再适用。

然而,事与愿违,2020年7月,印度财政部突然宣布将从中国和越南采购的光伏电池组件关税保障截止日延长至2021年7月31日。这样,原PPA协议中的电价将因关税增加的成本而变得无法履行。

Tata的挽救措施

出现这种情况,根据印度相关规定,Tata可以将此申请作为购电协议(PPA)中的“法律变更”事件,若经过审慎检查裁定属实,可以根据《法律变更》补偿实际额外支出和其他间接影响。

Tata可再生能源认为,PPA仅提供了有关项目的财务关闭和商业运营日期的具体时间表,而没有要求提供有关太阳能电池组件采购的时间表。

马哈拉施特拉邦电力监管委员会(MERC)已接受塔塔可再生能源的申请书,委员会也已经裁定延长SGD的征收属于“法律变更事件”。

《全球光伏》了解到,该委员会还在审查Tata可再生能源、Adani Renewable和ACME Solar的其它“法律变更认定请愿书”,因为这些公司从中国和马来西亚还进口了其它光伏电池和组件。

但即便被认定为《法律变更》,该事件也导致了印度众多已在管道中的光伏项目延迟,影响到其它海外电池、组件采购订单。

印度2020年新增光伏装机仅3.24GW,比2019年减少了一半,已连续几年下滑。表面上看是受了Covid-19疫情影响,实际上全球主要光伏市场主体,除了印度,其它市场都是增加的。

印度从2014年起开始对中国光伏产品进行双反调查,并认为倾销幅度会达到100%。但此后由于中国组件企业进行价格承诺,印度自己估算反倾销税将使太阳能发电成本增50%,双反一直未能实施;

2017年印度计划实施BIS强制注册作为非关税贸易壁垒,但直到今天已经延迟了不少于10次;

2018年1月,印度正式宣布光伏产品双反的初步裁决,将对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光伏产品征收70%光伏进口税,直到当年9月印度高等法院才正式裁决该进口关税生效,但已经无法阻止2018年的印度光伏装机量,因为2018年底前要装的光伏,早在关税生效前就完成了进口,甚至是抢先进口。

也正是因为2018年9月起进口电池和组件的关税生效,印度新增光伏装机在2017年达到9.63GW,2018年达到9.8GW的高峰后,2019年立刻下滑到7.34GW,并随着BIS部分项目的实施,2020年的新增光伏装机更是下滑到了3.24GW,完全摧毁了印度的光伏发展计划。

在双反的保护下,印度自己的光伏制造业也无法完成增长,留给印度的只有已经审批好,但却只能看到在☞☞47.5 GW在管道排队,24.5 GW已招标的一堆项目。

然而,近日,印度正式宣布☞☞2022年4月起印度对光伏组件、电池征收40%、25%的关税,留给印度安装光伏的大概也只有2021年了。印度2021年光伏还有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