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印度HERC制定2020-2021年电价令,对开放准入电力征收额外费用

作者:光伏协会    浏览:13    发布时间:2020-6-16 10:34:58

由印度哈里亚纳邦电力监管委员会(HERC)制定的2020-2021年电价令引发了一些问题,本文将研究这些问题。

当然,对于太阳能以及更广泛的可再生能源行业而言,最严重的打击是免除哈里亚纳邦2018-2019年累积的可再生能源采购义务(RPO),而罪魁祸首则被认定为新冠疫情。

接下来的一个重大打击是对开放准入电力征收1.15卢比/kWh的额外费用。表面上,这是为了确保更好的平衡电网,因为在非高峰时段,电网面临着巨量额外发电的问题。

申请方是两家重要的配电公司——Uttar Haryana Bijli Vitran Nigam Limited(UHBVNL)和Dakshin Haryana Bijli Vitran Nigam(DHBVNL)。委员会电价令附带的警示称,鉴于印度面临的特殊情况,该电价令极为罕见。但是,这种做法确实为其他邦的监管机构打开了效仿之门,因为所有印度邦的配电公司都会提出相同的理由。

在RPO方面,截至2018-19财年,哈里亚纳邦的太阳能和非太阳能RPO积压量分别为1850单位和905单位。哈里亚纳邦电力采购中心在其提交的文件中表示,虽然已尽一切努力来满足采购义务要求,但还是由于多种原因而失败。

据预测,太阳能和非太阳能RPO的积压将在2020-21年上升到1160单位和3550单位。清理积压RPO的唯一选择是购买1100亿卢比可再生能源证书。由于这些费用最终必须从消费者那里收回,委员会决定放弃RPO。

值得庆幸的是,HERC要求各邦配电公司在2022年3月31日之前清理2020-21财年积压的RPO并制定2021-22年目标。 根据要求,各邦配电公司需在每月10日前提交报告以利进展跟踪。顺便一提的是, RPO的可执行性是电力法法案(2020年)拟议修正案的亮点之一,预计这一法案很快就会提交给议会。法案对未完成RPO目标的处罚要重得多,此外还有可能从各邦监管机构手中夺取管辖权。

关于行业消费者的开放准入,配电公司的感慨已为人熟知。由于开放准入的价格要低很多,行业消费者们在逐渐转向这一选择。配电公司表示,这造成了高峰期和非高峰期负荷需求之间不可逾越的差异。

配电公司提供的数据是3.848GW,同时表示,电网无法处理高于2GW的偏差。配电公司提出的诉求是,和REC成本一样,偏差导致的结算机制的罚金必须要由消费者承担。

在某种程度上,HERC同意对开放准入电力收取1.15卢比/kWh的额外费用,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一水平仍将会使价格低于配电公司电价。然而,委员会决定推迟配电公司的另一项请求——在非高峰时段完全暂停开放准入。

这个问题对于太阳能行业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在全球范围内,工商业领域已成为太阳能传播的关键推动力量。印度执着的通过公用事业项目为电网供电。较小的、专注于工商业领域的太阳能电站往往效率更高,尤其是当没有苛刻的准入条件时。

从长远来看,印度需要向电力行业的低碳化转型,这些问题是需要优先考虑的问题,这也是拟议的新电力法案试图推进的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