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发电20亿元计提,吃掉2018年全年净利润

作者:光伏协会    浏览:6    发布时间:2019-12-27 16:35:18

大唐发电是大唐集团主要火电资产上市平台。作为国内火力发电龙头,公司的业绩似乎并未展现龙头的雄风。

在财报中,公司也透露火电企业受煤炭价格高企,而供电价格未涨造成的高成本压力。

临近2019年底,在上市公司陆续备战年报之时,大唐发电一纸20亿元计提公告,将自己推向风头浪尖。

20亿元重大计提遭上交所问询,预计“吃掉”净利润12.58亿元

12月20日,大唐发电(00991-HK)收到上交所问询函。事关当日公司披露的一则重大计提公告,涉资约20亿元,预计将吃掉公司净利润12.58亿元。

当日大唐发电公告称,拟对大唐国际母公司和内蒙古大唐国际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称再生资源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固定资产计提必要的减值准备。

长期股权投资减值为,2019年10月31日,再生资源公司吸收合并内蒙古大唐国际呼和浩特热电有限责任公司。

因再生资源公司氧化铝车间部分资产存在减值迹象,导致大唐国际母公司持有的再生资源公司长期股权投资存在减值现象,故而计提减值准备约7.5亿元。

而固定资产减值则为,再生资源公司氧化铝生产车间部分资产存在减值迹象,经评估,对再生资源公司氧化铝生产车间部分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为12.58亿元。

两笔计提将“吃掉”大唐发电2019年合并口径利润总额约12.58亿元,减少合并财务报表中归于母公司拟净利润约12.58亿元。

这部分损失的净利润已超过公司2018年12.35亿元净利润规模。公告一出,火速收到上交所问询。

上交所要求公司进一步披露减值具体细节,比如减值的氧化铝生产车间资产的具体信息,包括资产具体类别及名称,转固或购置时间等。

最后,上交所要求大唐发电请审计机构、评估机构发表明确意见,并于12月27日前以书面形式回复问询。

资产腾挪间不掩对再生资源公司厚爱

上交所之所以火速问询大唐发电,与其对再生资源公司前期巨大投入密不可分。

再生资源公司2007年成立,位于呼和浩特,以粉煤灰为原料生产氧化铝,配套生产电解铝、炭素。

截至2018年10月31日,再生资源公司资产总额58.78亿元,负债总额82.84亿元,资产负债率140.95%,营业收入28.68亿元,利润总额-3.96亿元。

2018年12月6日,大唐国际以0对价受让方式,获得再生资源公司49%股权,将其纳入全资附属子公司。

当时大唐风电表示,将制定再生资源公司资产减值、补充资本金和债务重组等综合治理方案。

从当时披露的方案看,公司对氧化铝分厂进行停产处理,并对再生资源公司资产损失进行核销权益处理。

以2018年7月31日为基准日,对再生资源公司资产、负债、权益进行清查、盘点等,预计资产损失约31.51亿元。

彼时,大唐风电还按照相关政策对电解铝行业最低资本金40%要求,补足资本金27.37亿元,减轻再生资源公司经营压力,用于偿还内部委托贷款、往来欠款等。

上交所问询函也注意到这一点,要求大唐风电结合上述综合治理方案,说明本次资产减值是否在前期方案预计范围内及原因,是否存在信息披露不一致情形。

此外,公司曾于2019年10月31日公告,以1782万元受让控股股东中国大唐集团持有呼和浩特热电公司少数股东股权,由再生资源公司吸收合并该热电公司。

对此,上交所也提出质疑,前期吸收合并的呼和浩特热电公司相关资产是否出现减值迹象?

并请大唐发电补充披露再生资源公司完成上述交易后,短期内进行大额减值的原因及合理性。

就在大唐发电一系列资本腾挪之后,公司2019年中期以及三季度财报始终不好看。

2019年中期,公司经营收入约为450.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1%。可供公司股东分配的净利润约7.67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约36.96%。

三季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约为690.44亿元,同比减少0.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72亿元,同比减少16.42%。

临近年底,又是上市公司一年财报总结时,很多商誉、资产减值,坏账计提等开始浮出水面,而水面之下,不可见的往往是因计提而曝出的业绩地雷。

对于上述这些有巨额计提,和行业经济强度不佳的公司投资者也要擦亮眼睛。

煤价高企,新能源转型成必然?

恰恰不幸的是,大唐发电也处于一个景气度不高的行业。

环保政策收紧以及去产能政策等不利影响,2019年全社会用电量预计达到7.28-7.41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7%,增速明显放缓。

大唐发电是中国大唐集团的主要火电资产上市平台,是中国火电龙头,公司主营业务为电力、热力和煤炭业务,其中电力业务以火电为主。

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火电煤机约占总装机容量72.89%,主要电力供应地区为京津冀23.3%、内蒙古14.5%和安徽10.1%。

不过作为火电龙头,大唐发电近年明显感觉到煤炭价格高企、新能源发电带来的双重压力。

2019 年上半年,国内煤炭供需形势不算紧张,但受安全环保监督检查等因素影响,煤炭价格始终处于高位震荡。

公司主要的营收及毛利润来自于电力业务贡献,受煤价近年高位运行冲击,毛利率持续下滑,进而影响到公司业绩表现。

此外,电力行业向绿色低碳转型成为必然,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重继续提高。

截止2019年年底,全国发电装机容量达20.1亿千瓦时,新增1.1亿千瓦时,非石化能源发电机容量8.2亿千瓦时,占总装机比重达40.9%。

长城证券研报显示,受西电东送,水电、核电增发和光伏、风电等非石化能源装机规模不断提升,同区域火电机组空间被挤压。

上半年,大唐发电在装机同比提升2.1%的情况下,利用小时同比下滑6%,导致发电量约1,238.57亿千瓦时,同比下降约5.22%。

为此,公司也在财报中表示,受电价进一步降低、燃料成本持续高位、可再生能源补贴严重滞后等因素影响,电力企业经营总体仍比较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