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环股份发展之路看“路径依赖不能永久依赖”

作者:光伏协会    浏览:37    发布时间:2018-2-8 11:26:42

中环股份的人都很忙。

去中环股份采访,离开时已是正午,陪同记者的一位工作人员称还有一个会正等着她开。“错过饭点,经常的事。”她告诉记者。

这样的工作节奏,很难相信出自一家国企。这家全称为天津中环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是一家上市10年的纯正国企,早在1958年,其便开始从事半导体材料制造,是国内最早从事太阳能单晶硅制造的企业之一。

技术突破“忙”出成绩

中环股份人的“忙”换来一连串骄人战绩──

半导体区熔单晶-硅片综合实力全国第一;单晶晶体晶片产能达15GW,综合实力、整体产销规模位列全球前列;高效N型、钻石线切割太阳能硅片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

2017年,整体资产规模预计超过304亿元,净资产达到128亿元,较2007年上市时分别增长19倍、29倍,预计实现汇总营业收入296亿元,较2016年增长54.20%,汇总利润总额12.50亿元,较2016年增长19.70%。

中环股份取得骄人成绩的10年,恰是国内光伏产业大浪淘沙的10年。

“这些年国内光伏行业发展太快,第一批光伏和多晶硅原料企业在光伏行业春天到来的时候,突然赚了以前根本不敢想的钱,以至于在竞争中失去了冷静思考的战略定力,很多企业盲目扩产,产品结构又同质化,结果遭遇市场寒冬后一蹶不振。最早从事光伏行业的企业目前超过80%已被市场淘汰。”中环股份董事长沈浩平介绍。

在残酷市场竞争中,中环股份不仅活下来了,而且活得越来越好,光伏产业在企业总产值的占比份额也越来越大,目前已占据九成份额。

就在过去一年,中环股份太阳能单晶硅片在光伏领域两项关键技术取得重大突破:金刚石线加工体系产能提升25%以上;直拉单晶晶体生长速度提升30%,晶体生长制造系统综合效率提升10%以上。中环股份党委书记安艳清告诉记者,“这两项技术的突破不仅使公司光伏产业继续保持行业引领者的战略地位,也标志着全球太阳能电池制造产业高效化转型又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

“路径依赖”易致竞争失败

“从这些年光伏产业的市场起伏来看,因为眼前市场好就盲目扩张,本质上就是一种路径依赖。”沈浩平说。

“中环股份之所以可以跳出这种路径依赖,在市场竞争的长跑中取胜,是因为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保持有危机意识,我们对市场的焦虑无时无刻不存在。企业作为竞争主体要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活下来,一定是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只有竞争失败的企业才会‘路径依赖’。”沈浩平说。

为克服“惯性”,中环股份将“否定现有产品、否定现有技术、否定现有自我”这“三个否定”贯穿于整个管理体系刚性执行,甚至有些不近人情。

中环股份设有奖惩分明的考核机制,上至董事长、下至普通员工毫不例外。年轻人在这个奖惩分明的体系里快速成长。“在我们中环股份,一半以上的副总经理是‘80后’。”安艳清说,“即使同样是高管,我们根据KPI、CPI综合考核,年薪差距都可能达到三倍以上。”

因为时刻保持焦虑,时刻保持视野的前瞻性,不管是晶体生长技术的持续领先,多线切割金刚线切片技术提出,还是行业内率先推广金刚线切割技术,中环股份一次次重新定义着光伏市场。

这些年,中环股份投入高精尖技术研发费用达到20亿元。

在与高手过招中保持创新与前瞻

强者不独行,在将拉单晶和切片环节做到极致的过程中,中环股份有许多强大的同行者。

“我们坚持界面友好、放眼全球看市场,利用技术的领先性,采取优势互补方式,开展上下游领域合资合作,构筑战略同盟。在这个过程中,实现强者更强。”沈浩平介绍。

这样的强强联手包括──

与多晶龙头保利协鑫合作,实现新能源光伏行业优势互补、联合创新;与东方电气集团合作开展PERC电池片项目,产品转换效率21.5%,技术水平国内领先,产销规模全球前十;与全球四大石油化工公司之一的道达尔持股的unPower(美国)合作高效叠瓦组件项目,产品转换效率19.6%,技术水平全球领先;携手无锡产业、晶盛机电开展集成电路用大直径硅片项目,填补12英寸大硅片国产化缺口……

通过这些合作,中环股份已全面打通新能源材料至高效光伏电站全产业链,保持了半导体材料行业的持续领先。

这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环股份是目前苹果公司在中国唯一一个光伏电站合作伙伴。

与苹果的合作始于2012年,苹果公司在反复调研、验厂并签署一系列条约后,最终选择了与中环股份携手开启在中国的新能源应用之路。

“我们双方成立了合资公司从事光伏电站的开发与综合利用,开展210MW高效光伏电站项目建设。目前已在四川、内蒙古建设了5座光伏电站,其中四川红原及若尔盖电站被录制到苹果公司的宣传片中。”安艳清说。

期望做成“员工20年不失业的企业”

沈浩平常常说,中环股份的目标是要让“员工20年不失业”。

中环股份国企身份时时在困扰沈浩平。“国企体制与机制的局限,企业管理层僵化、非企业思维其实一直伴随着中环股份的成长之路。”沈浩平坦言。

比如面对市场变化,企业需要快速决断。但在国企体系里,一个项目从决策到实施往往需要两三年时间,等层层审批下来时,市场态势已天壤之别。

另外,在直面市场化薪酬过程中,国企无法突破现在薪酬机制,难以实现企业发展与企业经营管理层、核心技术人员和业务骨干以及广大员工长期有效绑定。“我们自主培养的技术人才流失,是最让人痛心的事,但我们无法阻止。”沈浩平说。

在天津“打开脑袋上的津门”、涤荡旧思维旧理念的当下,沈浩平希望外力可以推进中环股份进一步深化改革,让企业创新活力的源泉永不枯竭。

中环股份“十三五”蓝图里,将力争在中国制造2025的路线图中占据2至3个TOP3份额,实施全国化产业布局,全球化商业布局──

新能源板块,硅片领域“实施全球领先战略”,在太阳能电池及模组领域“与全球顶尖公司合作”,综合实力全球TOP1;

半导体板块,“实施国内领先、全球追赶战略”,力争实现集成电路硅材料8英寸全球TOP3,12英寸全球TOP5;

科技创新领域,“实施联合创新、集约创新战略”,推动中环股份制造业向工业“4.0”迈进,向自动化、智能化转型。

“我心中的理想是把中环股份做成像华为一样具有战斗力的企业。”沈浩平说。